总统候选人桑德斯:要管华尔街先改革联储

美股行情中心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24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桑德斯在《纽约时报》撰文,呼吁对联储的结构进行根本性的改革,认为杜绝“狐狸看鸡”,才能真正解决华尔街的监管问题:

  华尔街依然没人控制得了。七年前,联储和财政部救援了这个国家最大的那些金融机构,因为他们被认为太大太重要,因此不可以倒闭。可事实上,到了今天,他们几乎每一家都比当初救援之前变得更大了。如果他们再遇到麻烦,纳税人别无选择,只有发起又一次救援——或许比上一次还要规模巨大。

  要给华尔街套上缰绳,我们首先必须改革联储,这个监管金融机构、利用货币政策确保价格稳定和充分就业的机构。遗憾的是,这个原本是为了服务于所有美国人而建立的机构,现在已经被它负责监管的那些银行家们控制了。

  联储不久前的加息决定就是这个经济系统被操控的最新证据。大银行家们和他们在议会当中的支持者们多年来一直喋喋不休地宣称,通货膨胀已经迫在眉睫。可是每一次,他们的预言都落空了。现在加息,对于小企业而言简直是一场灾难,这些企业主需要贷款来雇用更多的人手,而美国人也需要更多的工作和更高的工资。一般说来,在失业率降低到4%之前,联储都是不该加息的。加息只是万不得已的选择,而我们现在连通货膨胀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联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答案是,美国一些最大银行的首席执行官们被允许进入其董事会。2007年华尔街危机期间,JP摩根大通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戴蒙(Jamie Dimon)正是纽约联储的董事,而他的银行从联储接受了超过3900亿美元金融援助。下一年,全部十二个地方联储中有四个的主席都是出自同一家公司——高盛

  这些都是很清楚的利益冲突证据,在其他机构当中都是不可能允许发生的。我们不可能容忍埃克森美孚的高层参与环境保护署的领导工作。我们不可能容忍联邦通信委员会被Verizon的高层所左右。因此,我们当然也不该允许大银行的高管们坐在负责监管金融机构的联储的董事会里。

桑德斯呼吁对联储进行根本性改革桑德斯呼吁对联储进行根本性改革

  如果我当选为总统,就不会再允许狐狸看鸡的局面继续下去。要确保我们银行系统的安全和可靠,我们需要对联储的管理系统进行根本性重组,以消除利益冲突。董事会成员应该由总统提名,获得参议院批准。银行业高管将被禁止进入联储董事会,禁止对联储的人事指手画脚。董事们应该由来自各界的人士担任,包括劳工、消费者、房主、城镇居民、农夫和小企业主等等。

  联储还必须想办法确保这些金融机构是投资于生产性的经济领域,确保他们为小企业主和消费者提供能够承担的贷款,来帮助创造优质就业机会。如何才能将这一点落实?首先,我们应该防止商业银行拿美国人的存款去冒险。其次,联储必须停止向将资金隔绝在经济之外的银行提供奖励的政策。2008年以来,联储一直在为金融机构保存在央行的过剩储备提供利息——这些储备现在已经增长到了史无前例的2万4000亿美元。这是极端愚蠢的做法。联储不应该向银行支付利息,相反应该收费,这些钱原本是应该用来直接向小企业提供贷款的。

  第三,作为从联储获得金融援助的交换条件,大银行必须承诺更多向符合条件的小企业和消费者放款,降低信用卡利率和收费,向住宅价格跌破贷款的房主提供帮助。

  我们还需要透明度。联储的太多事情都是秘密进行,只有各个董事会或者委员会的银行家们才知道内情。联邦公开委员会的每一次会议,其完整的和真实的会议记录都必须在六个月内公诸于众,而非现在这样要等五年。如果我们2004年就做了这样的改革,那么美国人很可能早在金融危机之前就已经了解了住宅泡沫了。

  2010年,我向《多德-弗兰克法案》加入了一条修正案,要求审计联储在金融危机期间的紧急放款。我们应该更进一步,每一年都由政府问责局对联储进行彻底的独立审计。

  金融改革不能只是到央行为止。我们必须恢复《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拆分大而不倒,已经对经济构成威胁的金融机构。不过,一切都应该从联储的根本性改革开始。令人悲伤的现实就是,现在不是联储在管华尔街,而是华尔街在管联储。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让银行为经济生产,为全体美国人工作,而不是为少数富有的投机者谋利益。一切的起点就是让联储成为一个更加民主的机构,能够代表千千万万普通美国人,而不是少数华尔街亿万富翁的机构。(子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