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政府与索罗斯什么仇什么怨

美股行情中心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新浪美股北京时间24日讯 现在,俄罗斯到底在发生些什么?如果有些历史记忆,你就不会感到迷惑。

  《莫斯科时报》刊登专栏文章回忆道,1921年,苏联遭受了可怕的,自中世纪以来还从来不曾出现过的饥荒。苏维埃政府不得不向外国政府和国际机构请求援助。美国国际开发署的前身美国救济署做出了回应,运来了大量的食品和药物。在两年时间内,美国救济署总计提供了价值4200万美元的援助,在当时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使得约1000万人摆脱了因为饥饿或者病痛而死亡的威胁。直至局面彻底得到缓解,美国救济署才停止了在苏俄的援助。

1921年大饥荒的受害者们1921年大饥荒的受害者们

  可是,苏维埃政府并没有表示感谢,相反却掀起了一场污名化美国救济署的运动。他们首先宣布这是“一个间谍组织”。接下来,苏俄国内与美国救济署合作的灾民救助委员会成员们被捕,被放逐,一些流亡到海外,一些流放到西伯利亚。

  日历快速翻动到1991年。这一次不是饥荒,而是俄国陷入了深度危机,和上一次一样的是,依然是西方各国政府和私人的基金会伸出了援手。

  索罗斯基金会(Soros Foundation)旗下的开放社会研究所(Open Society Institute)是最早在苏联开展工作的西方慈善机构之一。1987年,他们就开始在这里推行教育计划。1991年,基金会直接为那些遭受危机打击最沉重的人们提供资金——这些人以前一直是苏联的中产阶级。大量在苏联时代依靠国家预算的项目和人员,新政府上台之后都推得一干二净。恶性通货膨胀夺走了曾经的积蓄,这些科学家、教师、图书管理员和医生们发现,自己已经身处经济绝境之中。于是,索罗斯基金会发起了一个宏大的计划,为他们提供直接的财务援助。

  在那些年当中,当人们走进银行,总能够看到这些知识分子们排在一个特别窗口前,兑现他们的“索罗斯支票”。这些人曾经是苏维埃的精英,但是眼下看上去却像是一群一无所有的难民。他们的波兰牛仔裤和罗马尼亚皮鞋曾经受到众人的羡慕,但是在俄罗斯新贵们一身的克里斯汀迪奥光芒之前,已经显得无比寒酸。

  俄罗斯科学院几乎土崩瓦解。研究中心和大学每月只能给员工们开5美元到10美元的工资。这点钱连自己都养不活,更别说养家了。不过,当他们得到了“索罗斯支票”,这些科学家、学者和教授们就可以回到他们各自的位置上,继续去做他们已经习惯了的工作——研究和教学。

索罗斯的基金会在1990年代帮了俄国的大忙索罗斯的基金会在1990年代帮了俄国的大忙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1990年代早期,正是“索罗斯支票”挽救了俄罗斯的科学。但是,他不可能挽救每一个人。比如当年也曾有过这样的报纸大标题——《无力养家 数学教师跳楼》。

  普京上台了,一切都改变了。新政权一开始先是攻击独立媒体,第二个目标就是外国慈善机构。索罗斯基金会被毫无预兆地,粗暴地赶出了办公地点,尽管那里他们已经签订了四十九年的租约。一些文件突然出现,证明房主在和索罗斯基金会签租约前几天刚刚将其卖掉了。

  新房主撕毁了租约,锁上了房子。几天内,基金会的工作人员都不得不爬窗户进入自己的办公室。2003年,基金会驻莫斯科办公室最终关闭,但他们依然在继续支持和帮助各种民间团体。

  最后,到了今年的11月底,总检察长办公室宣布,在俄罗斯境内,索罗斯基金会为“不受欢迎的机构”。这一裁定绝不仅仅是阻止了基金会的工作。根据最新版本的《刑法》第284条第1款,不单单是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还有资金的接受者,甚至曾经提供过咨询服务的人都面临着最高可达六年的牢狱之灾的威胁。要知道,同一部法典中,对强奸犯的量刑也不过如此了。

俄国的历史真的只会原地打转吗俄国的历史真的只会原地打转吗

  克里姆林宫为什么要对开放社会基金会宣战,其实原因非常清楚。和上个世纪的克里姆林宫主人一样,他们都醉心于让俄国变成一个封闭系统的幻梦。人们正在等待着,看索罗斯基金会资金的获得者会受到怎样的对待。Sova人权中心的报告显示,几年来,已经有不少历史方面的书籍——包括一些索罗斯基金会赞助出版的书籍——被从研究机构和各种图书馆没收。在没收的同时,这些机构和其负责人还被课以数额巨大的罚款。

  不过,罚款并非全部。从10月开始,乌克兰文献图书馆的负责人沙里纳(Natalya Sharina)就已经被软禁了。在一次对该图书馆的搜查当中,官方发现了两部禁书,其中之一出自基辅“独立广场起义”一位领导者的笔下。现在,沙里纳将被判刑五年,罪名是“煽动敌意和仇恨”。

  在这种情况下,俄国人只能用马克思引述的黑格尔名言来宽慰自己:历史重复上演,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闹剧。可是,马克思和黑格尔说的是欧洲。在俄罗斯,历史的重复上演,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永远都是悲剧。(子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