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俄罗斯媒体半国有化之年

美股行情中心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新浪美股北京时间1日讯 当年前苏联解体的时候,外国媒体公司和企业家们在俄罗斯展开了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攻势,掀起了一波现代化和专业化的大潮。他们收购和建立电视台、报纸和杂志,将西方媒体文化和新闻标准植入俄罗斯,也让俄国人开始倾心于《福布斯》的富豪榜,或者是《柯梦波丹》的时尚魅力。

  2015年,一切全部反转过来。《莫斯科时报》报道指出,这一年中,外国人被纷纷驱逐,他们的生意也被迫转移给了俄国人。

  2014年下半年,俄罗斯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外国人持有的俄国媒体机构股份不得超过20%,起草者之一丹津(Vadim Dengin)说,外国人持有媒体的股份是对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

  这位杜马议员宣称:“当看到有人试图拿起(媒体)武器,发动攻击,任何政府都会去制止。”

  逻辑非常简单。2014年春季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并且支持分裂势力占据乌克兰东部地区后,国有媒体就展开了一场宣传大战。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目睹着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不断恶化,丹津这样的人便开始担心起媒体,尤其是印刷媒体的外国老板来了,害怕他们针对俄国政府展开一场外国宣传战。

  丹津说:“媒体就是武器,比卡拉什尼科夫步枪更厉害。”

  法案设定的最后期限是2016年2月1日,外国投资人必须在此之前将自己的股份削减到20%以下。2015年当中,这些人开始纷纷离开。有些公司如美国的赫斯特和迪斯尼接受了减少自己股权,将控制权让给别人的安排。另外一些公司如英国的培生集团、美国的新闻集团和德国的施普林格,则选择了彻底放弃俄国市场。

  荷兰企业家萨奥尔(Derk Sauer)对此的评价是:“这是一种半国有化。”萨奥尔1992年建立了Independent Media,后来发展为俄国最大的出版商之一。萨奥尔介绍说,俄国政府推出这样的措施,是有着自己的小算盘的:与西方的对抗给了克里姆林宫难得的机会,让他们可以将一些批评自己的媒体纳入自己的控制,这样就能够轻松对其施加压力了。

萨奥尔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来到俄罗斯的外国媒体投资人之一萨奥尔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来到俄罗斯的外国媒体投资人之一

  由于严格限制了潜在的股份买家,而且又规定了卖出的最后期限,这部法案事实上也导致了被出售的资产价值崩盘。2015年,亿万富翁乌斯曼诺夫(Alisher Usmanov)和一个企业合伙人联手获得了CTC Media——一家美国人1989年建立的电视网——的控制权时,其市值已经缩水了80%之多。它的售价只有2亿美元。

  一些俄罗斯媒体行业的内幕人士说,其实法案推出的真正原因并不在宣传战,而是为了服务于乌斯曼诺夫的CTC交易。

  萨奥尔也承认,乌斯曼诺夫“是所有一切的最大赢家”。

  现在当然很难确定这些媒体的俄罗斯买家是否都是与政府串通的,但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近年来,已经有一系列批评克里姆林宫的编辑被各家俄国国有媒体开除了。不必说,和所有俄罗斯商界寡头一样,乌斯曼诺夫与克里姆林宫之间也有着极深的关系,而将媒体控制权交给这样的新老板,显然不能不让人担心编辑独立性所面临的严峻挑战。

与普京关系密切的乌斯曼诺夫被一些人认为是俄罗斯第一富豪与普京关系密切的乌斯曼诺夫被一些人认为是俄罗斯第一富豪

  曾经,俄国对外国人拥有本国媒体,尤其是印刷媒体的态度,原本属于世界上最宽容国家之列,但现在却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他们立法禁止“不受欢迎的”外国非政府组织,限制他们信息的传播。丹津和别人一同起草的一个法案已经提交杜马,要迫使俄国媒体上报从外国得到的任何一笔投资。

  萨奥尔进一步指出,哪怕媒体的俄罗斯新老板想要保留独立性,也会发现这变得比以前困难得多。他1999年联手《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创办的《俄罗斯商业日报》在训练、技术、创新、价值,乃至政治保障上面都因为这两份大报的存在而得益匪浅。这些是商业日报现在的俄国老板根本没有的。

  此外,外国媒体公司一直是俄罗斯国内的一个重要的投资人角色,收购或者开发创新媒体计划。现在,媒体领域的企业能够接触到的潜在买家群体大大缩小,不得不以亏损价格出售。“作为一桩生意,媒体正变得越来越没有吸引力。”萨奥尔如是说。

  消费者将成为最后的输家。“当投资者离开,竞争强度和质量就会双双下滑。”独立电视台Dozhd的老板维诺库罗夫(Alexander Vinokurov)表示,“现在,要找到一家有品质的独立媒体正变得非常困难。”

  丹津对这样的担心嗤之以鼻。他说,“没有人需要”大量的新闻网站提供“毫无用处的”政治消息。(子衿)

责任编辑:李兀 SF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