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巴西病根到底在哪里

美股行情中心美股行情中心:独家提供全美股行业板块、盘前盘后、ETF、权证实时行情

  新浪美股北京时间1日讯 原本,巴西人是该高高兴兴迎接2016年的。8月间,里约热内卢将举办南美洲历史上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让巴西得到一个在世界面前展示自己长项的好机会——办一场真正引人入胜的大派对。可事实是,新年伊始,等待着巴西的是一场政治和经济的双重灾难。

  最新一期《经济学人》封面报道指出,12月16日,惠誉成为了三大评级机构当中第二家将巴西信贷等级降为垃圾级别的。几天后,罗塞夫总统任命的财政部长莱维(Joaquim Levy)无法达成稳定公共财政的目标,在绝望中辞职,部长的位子都没有坐满一年。巴西经济2016年预计将收缩2.5%到3%,比起2015年好不到哪里。哪怕是严重依赖石油,还遭受着经济制裁的俄罗斯,今年的前景也好过巴西。与此同时,巴西的执政联盟还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一桩与巴西石油相关的巨大丑闻已经揭开了污秽的盖子。罗塞夫自己,还因为涉嫌隐藏预算赤字规模面临国会的弹劾。

罗塞夫已经自顾不暇罗塞夫已经自顾不暇

  曾经,作为金砖国家之一的巴西被世人目为快速增长的新兴经济体当中的先锋,但现在,这个国家却饱受政治机能紊乱的折磨,还有恶性通货膨胀的隐隐威胁。能够让巴西重新回归正轨的选择注定不可能是轻松的。眼下,罗塞夫总统看上去偏偏又没有面对这种艰难选项的勇气和担当。

  和其他不少新兴经济体一样,巴西巨大的痛楚一定程度上也是源自于全球商品价格的下跌。不过,罗塞夫和她的左翼政党工党也起到了让局面雪上加霜的作用。2011年到2014年的第一任期之内,她花钱挥霍无度,而且缺乏考虑,将大量资金投入了提高退休金标准,还为那些符合自己口味的行业提供换不回什么收益的税务优惠。财政赤字2010年时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2%,而到了2015年,已经膨胀到了10%。

  巴西的现状意味着他们已经没有了等到时势好转再进行改革的奢侈。公共部门的债务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70%,对于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已经是触目惊心,而且还在飞速膨胀。由于高利率,偿债成本就已经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7%,让人喘不过气。这其实也就等于束缚了巴西央行动用利率武器打压通货膨胀的手脚,哪怕后者已经高达10.5%——毕竟,加息会让债务利息进一步提升,让公共财政陷入进一步的混乱和动荡。于是,巴西面前其实只剩下了两个有效选项,即增加税收和削减支出。

巴西经济前景暗淡巴西经济前景暗淡

  莱维试图以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他将2015财年自主性支出削减了创纪录的700亿雷亚尔(180亿美元),并且提高了失业保险的适用门槛。可是,这些依然不够。衰退导致税收减少。罗塞夫对自己财长的支持度只能算是不冷不热,而工党方面对他则干脆是敌意十足。至于一心要将总统赶下台的反对党,更是毫无妥协与合作的心情。

  代理财政部长巴尔博萨在罗塞夫灾难性的第一任期当中,就已经是资深财政官员了,但客观说来,他现在确实有可能做成更多的事情。他拥有工党内部的政治支持。他也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毕竟罗塞夫已经承受不了再失去一位财长了。现在,巴尔博萨正面对着一次早期的考验,即是否能够说服抱有敌意的国会接受不受欢迎的金融交易税的恢复。

  真正关键的目标还应该是退休金。最低福利是和最低工资一致的,而后者过去十年的真实增长速度几近90%。一般,男性五十五岁,女性五十岁就退休了,比起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的平均退休年龄早了近十年。巴西政府支付的退休金几乎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近12%,比巴西有钱得多,人口也老得多的日本,这个比例都要低于他们。

通胀和债务为巴西央行出了一道两难的选择题通胀和债务为巴西央行出了一道两难的选择题

  如果巴西想要兑现自己的承诺,他们需要做的还有太多太多。要按照该国极端笨拙的税法行事,一家典型的制造业公司每年需要投入2600个小时,而拉丁美洲的平均时间是356个小时。大有当年墨索里尼风格的劳动法使得企业哪怕解雇不胜任的员工,也将面对极高的成本。巴西保护本国的企业,使其免于国际竞争的压力。因此人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经合组织所覆盖的四十一个国家和地区当中,巴西的制造业生产率会排在倒第四。

  要对劳动力市场和退休金进行改革,就意味着罗塞夫必须面对几十年形成的痼疾。大约90%的公共支出都受到保护,可以免于削减,这在一定程度上该归咎于宪法——1988年,为了庆祝军人统治时期的结束,宪法对就业保护和国家福利大开慷慨之门。由于难以改革,巴西的公共部门就形成了规模堪比欧洲福利国家,但效率却停留在发展中国家水平的奇观。这种无法承担的重负多年来持续消耗着经济的活力,是危机的真正根源。

  解决这些根深蒂固的问题,对任何一个政府而言都不会是轻松的。更何况还有巴西愚蠢的政治系统,这个系统客观上会造成政党碎片化,选举交易,更适合那些其实既没有立场也没有节操的政治雇佣军。想要进入国会下院,门槛是非常低的,因此那里现在足足有二十八个党派,这也使得任何法案想要顺利通过的难度都大大增加了。议员必须是整个州的代表,而一些州的人口完全可以与一个拉美国家相提并论了,这就使得选战的成本极端昂贵。政治家们会挡不住巴西石油金元的诱惑,一定程度上也与此有关。

巴西的债务负担让他们再也拖不起了巴西的债务负担让他们再也拖不起了

  尽管巴尔博萨有自己的若干优势,但是问题如此棘手,自然让人依然难以对深度改革的前景感到乐观。选民们对政客只剩下唾弃。反对党致力于弹劾罗塞夫,这一场最不该打的战争已经让巴西的政治议事日程脱轨很多个月了。工党讨厌财政紧缩……可是,要对宪法进行修订,必须同时在国会两院获得五分之三的支持,这实在是太难了。

  如果罗塞夫政府无法真正改变现状,那又会怎样?巴西的大多数债务都是以本国货币发行的,这就使得违约变得很难。相反,该国最终倒可能选择用通货膨胀来彻底稀释这些债务。此前,巴西已经成功地让数以百万计的国民摆脱了贫困,而衰退将中断这一进程,甚至反转这一进程。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经济和民主稳定性的巴西,千万不能行差步错,再度陷入到长期性管理不善和动荡之中。(子衿)

责任编辑:李兀 SF053